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815618liuchao的博客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持子之手,白首同心。 身似浮云,气若游丝,心如飞絮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性别:男,年龄:23,爱好:女,父母生下,多谢国家!不差才,却差财。泱泱大国,一微生物。会偷菜,会做饭,偶当宅男,听过盗版碟,看过盗版书,考过正规考试,上过正版大学。本人有自知之明,达不到凤姐的征婚标准。平时无事,闲看庭前,花开花落。有人关注,受宠若惊。没有太大追求,但愿:有饭吃,有房住,在此世界,多个朋友,少点烦恼!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山楂树之恋连载(29)  

2010-07-10 09:36:50|  分类: 山楂树之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

山楂树之恋连载(29) - 815618liuchao - 815618liuchao的博客

 

静秋吓得转身就走,在院墙上趔趔趄趄地走了一段,看看万昌盛快追上她了,她也顾不得地上是什么了,纵身一跳,落到院墙内,然后爬起身,飞快地向厂内有人的地方跑去。

  她跑了一阵,回头看看,见万昌盛没追来,她才敢放慢脚步,有心思看看自己摔伤没有。她到处检查了一下,似乎只让地上的玻璃渣子把左手的手心割破了,其他还好。

  她跑到厂里一个水管边去洗手,刚好在男青工的宿舍外面。等她把手冲干净了,才看见掌心还插着一块碎玻璃片,她把玻璃拔出来,伤口还在出血,她用右手大拇指去按伤口,想止住血,但一按就很痛,她想可能是里面残留着玻璃渣,这只有回家去,找个针挑出来了。

  她掏出手绢,正在嘴手并用地包伤口,就见丁全跑到水管边,问:“我听别人说你手在流血,怎么回事?”

  “摔了一跤——”

  丁全抓起她的手来看了一下,大惊失色地叫道:“还在流血,到我们厂医务室去包一下吧。”

  静秋想推脱,但丁全不由分说上来拉起她的右胳膊就往厂医务室走,静秋没办法,只好说:“好,我去,我去,你别拉着我——”

  丁全不放:“这怕什么?小时候你不知道拉了我多少——”

  厂医务室的人帮静秋把手里的玻璃弄出来,止了血,包扎了,听说是在厂南面的院墙那里摔伤的,还给她打了防破伤风的针,说那里脏得很,怎么跑那个地方去摔一跤?

  出了医务室,丁全问:“你现在还去打工?回家休息算了吧,我帮你跟万驼子说一声。你等我一下,我用自行车带你回去。”

  静秋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,她不想再见到万昌盛,手这个样子也没法打工,就说:“我现在回去吧,你不用送了,你上班去吧。”

  丁全说:“我上中班,现在还早呢。你在这里等我一下,我去骑车来。”

  静秋等他去拿车了,就偷偷跑回去了。

  回到家,只有妹妹一个人在家,妈妈最近托人帮忙找了一份工,在河那边一个居委会糊信封,计件的,糊多得多。静秋叫妈妈不要去,当心累病了,但妈妈执意要去,说:“我多做一点,你就可以少做一点。我只不过是坐那里糊信封,只要自己不贪心,别把自己弄得太累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但妈妈每天早上七点就走了,糊到晚上八点多才收工,等回到家,就九点多了。估计这样糊,一个月可以糊到15块钱左右。妈妈说自己手太慢,糊不过那些长年累月糊信封的老婆婆们,有的老婆婆一个月可以糊四十多块钱。妈妈说那里也是人多事少,不然可以让静秋去做,静秋干什么都是快手,肯定糊得多。

  静秋回到家,吃了点东西,就躺在床上想心思。不知道万昌盛会不会恶人先告状,跑到马主任那里说她怕苦怕累,不服从分配,自己跑掉不做工了。那样的话,马主任就不会再给她派工了。而且她这些天打的工还没领工钱,零工都是一个月领一次工钱,要由甲方跟居委会之间结帐,把零工的工时报到居委会去,然后居委会才在每个月月底把钱发给零工们。

  如果万昌盛使个阴坏,不报她的工,那她连钱都领不到了。她越想越气,他姓万的凭什么那么猖狂?不就是因为他是甲方吗?他自己也是打零工出身,厂里看他肯当狗腿子,肯欺压零工,就叫他来管零工。那么猥琐不堪的人,还动不动就占她便宜,今天更可恶,完全是耍流氓手段。如果她跳下来摔死了,恐怕连抚恤金都没有。她真想去告他一状,问题是她没证人,说了谁信?

  她想把这事告诉老三,让老三来收拾姓万的。但是她又怕老三打死打伤了姓万的要坐牢,为了那么一个恶心死了的人让老三去坐牢真是不值得。别看老三平时文质彬彬,他那天玩匕首的样子,还真象是敢白刀子进、红刀子出一样。她决定还是别把这事告诉老三。

  一想到明天又要去求马主任派工,静秋就很烦闷,她不怕苦,不怕累,最怕求人,最怕别人瞧不起她、冷落她、做作她。如果“弟媳妇”在家就好了,肯定会帮她忙,但她知道“弟媳妇”已经跟接新兵的人走了。

  她叫妹妹不要跟妈妈说她今天下午就回来了,免得妈妈刨根问底,问出来了又着急。

  晚上六点多钟的时候,“石婆婆”上静秋家来了。“石婆婆”说:“甲方叫我来告诉你,说今天是跟你开玩笑的,哪知道你这么爱当真。他听说你手摔伤了,叫你不用慌着去上工,今天给你记全工,明天也给你记全工。你还可以休息两天,没工钱,但位置给你留着。”

  静秋本来是不想把这事告诉别人的,但听“石婆婆”的口气,姓万的已经给“石婆婆”洗过脑了。她也就不客气了,说:“他哪里是开玩笑,根本就是当真的——”说完,就把今天发生的事讲给“石婆婆”听了,万昌盛那些脏话,她讲不出口,但“石婆婆”似乎都明白。

  “石婆婆”说:“哎呀,这是好大个事呢?站在院墙上,他能干个什么?就算他真的摸你一下,又不会摸掉一块肉,抱你一下,又不会抱断一根骨头,你何必认那个真呢?在这种人手下混饭吃,你把自己看那么金贵,搞不成的。”

  静秋没想到“石婆婆”会把这事说得这么无关紧要,好像是她小题大做了一样,她很生气,就说:“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如果他要这样——对你,你也不当一回事?”

  “石婆婆”说:“我一把老骨头了,给他摸他都懒得摸。我是怕你吃亏,如果你跳下去的时候摔断了腿,哪个给你劳保?听我一句劝,明天休息一天,后天还是去上工吧。你扭着不去上工,他知道你在恨他,他会报复你的,搞得你在哪里都做不成工。”

  “我真的不想再见到姓万的了——”

  “你打你的工,管他干什么?工又不是他的。他欺负你,你反倒把自己的工停了,那不是两头倒霉?”

  第二天,静秋在家休息了一天。到第三天,她还是回到纸厂上工去了。她觉得“石婆婆”说得有道理,工又不是他万昌盛的,凭什么我要停自己的工?下次再碰到他那样,先拿砖头砸死他。

  万昌盛见到静秋,有点心虚,不怎么敢望她,只说:“小张,你手不方便,今天就帮厂政宣科的人办黑板报吧。”然后小声说,“那天真的是跟你开玩笑的,你不要当真,更不要对其他人乱说。我要是知道你在外面乱讲——,我这个人也是吃软不吃硬的——”

  静秋不理他这些,只说:“我到政宣科去了。”

  那几天,静秋就帮厂政宣科的人办黑板报,还帮他们出厂刊,政宣科的李科长对静秋非常赏识,说她黑板字写得好,刻钢板也刻得漂亮,还会画插图,给了她几篇稿子教她帮忙看看,她也能提出很中肯很管用的建议来,李科长就干脆叫她帮忙写了几篇。

  李科长说:“哎,可惜最近我们厂没招工,不然一定把你招到我们厂里来搞宣传。”

  静秋连忙说:“我已经快顶我妈妈的职了,不过我哥哥还在乡下,他的字比我写得好,还会拉提琴,你们厂要是招工的话,你能不能把他招回来?他什么都会干,你一定不会后悔招了他的。”

  李科长拿出个小本子,把静秋哥哥的名字和下乡地点都记下来了,说如果厂里下去招工,他一定跟招工的人打招呼,推荐静秋的哥哥。

  那天下班的时候,李科长还在跟静秋谈招工的事,两个人住的地方是同一个方向的,就一起往厂外走。刚走出厂门,万昌盛就从后面赶上来,阴阳怪气地打个招呼:“呵,讲得好亲热啊,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?”

  李科长说:“我们回家去,顺路,一起走一段。”

  万昌盛没再说什么,向另一个方向走了。静秋有点不自在,怕别的人也象万昌盛这样阴阳怪气,就跟李科长告辞,说突然想起要去找一个同学,不能跟他一起走了。

  跟李科长分了手,她就走了另一条路,从学校后门那边回去。刚走到学校院墙附近,就听后面有人叫她。她听出是老三,赶快转过身,警觉地四下张望,看有没有别人。

  老三走上前来,笑着说:“不用看,肯定没别人,不然我不会叫你。”

  静秋脸红红地问:“你——什么时候来的?”

  “上午就过来了,不敢进厂去找你。”

  “今天不是周末,你怎么来了?”

  他开玩笑说:“怎么,不欢迎?不欢迎我只好回去了——,反正有的是人陪你——”

  静秋知道他刚才看见李科长了,就解释说:“那是厂里的李科长,我在请他帮忙把我哥哥招回来,跟他一起走了几步——”她警惕地看看周围,总怕有人看见,匆匆忙忙地说,“你——在那个亭子等我吧,我吃了饭就来——”

  他担心地问:“你不怕你妈妈——找你?”

  “我妈要到晚上九点左右才回来。”

  “那——我们现在就走,到外面吃吧——”

  “我妹妹还在家,我要回去跟她——说一声。”

  他说:“好,那你快去吧,我在亭子那里等你。”

  静秋就一路乐颠颠地飘了回去。进了门,也顾不得吃饭,第一件事就洗澡。那天刚好她老朋友来了,她怕待会出丑,特意穿了一条深色的裙子,是她用一种很便宜的减票布做的,有点坠性,做裙子很合适。那布本来是白色的,她自己用染料把布染成红色,做成裙子。穿了一段时间,洗掉了色,她又把它染成了深蓝色,又成了一条新裙子。她穿了裙子,又找了一件短袖衬衫穿上,是爱民送她的,虽然是穿过的,但还有八成新。她带了个包,装了些卫生纸。

  她打扮好了,心不在焉地吃了一点饭,就对妹妹说:“我到同学那里去问一下顶职的事,你一个人在家怕不怕?”

  “不怕,丁丽一会过来玩的。”妹妹好奇地问,“你要到哪个同学家去呀?”

  静秋心想可能今天穿得太不一般了,连妹妹都看出苗头来了。她说:“说了你也不认识。我走了,马上就回来。”她把妹妹一个人丢在家,有点内疚,但她听说丁丽会过来的,就安慰自己说,我就去一下,天不黑我就回来了。

  她一路往渡口走,觉得好激动,这次可以算是她第一次去赴约会,以前几次都是突如其来地碰上的,根本没时间打扮一下。今天穿的这一套,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。她想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肯定看见过很多长得好穿得好的人,像她这样长得又不好穿得又不好的人,不知道怎么才能抓住他的心。

  她觉得路上的人都在看她,好像知道她是去见一个男的一样,她紧张万分,只想一步就跨过河去,过了河就没人知道她是谁了。

  她刚在对岸下了船,就看见老三站在河岸上,两个人对上了眼光,但不说话,又象上次那样,走了好远了,静秋才站住等他。老三追了上来,说:“今天穿这么漂亮,真不敢认了。又要叫你拧我一下了,看我是不是在做梦,这么漂亮的女孩是站在这里等我?”

  她笑着说:“现在听你这些肉麻的话听惯了,不起鸡皮疙瘩了。入鲍鱼之肆,久而不闻其臭——”她建议说,“我们靠江边走吧,免得我妈妈提前收工碰见我们了,她回家要走这条路的。”

  两个人沿着江边慢慢走,她问:“吃饭了没有?”他说他没吃,等她来了一起吃的。她吸取了上次的教训,不再客套,知道他总有办法逼她吃的,套来套去,把时间都浪费了。她也不知道她节约了时间是要干什么的,她就觉得在餐馆吃饭有点浪费时间。

  吃了饭,两个人也不到那亭子里去了,因为现在是夏天,又还比较早,亭子里有一些人。他们就躲到一个没什么人的江边,在河坡上坐下。

  她问:“今天不是星期天,你怎么有空过来?”

  “我到这边联系工作,想调到K市来。”

  她又惊又喜,故意问:“你——在勘探队干得好好的,调K市来干什么?”

  他笑着看她:“你不知道我调K市来干什么?那我辛辛苦苦地搞调动,不是白搞了?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